戏精少年

相遇。再相遇。(2)

--幼儿园小班文笔
--人称乱七八糟
--脑洞穷尽的咸鱼
--大型ooc现场……
--这七里八怪的东西也会有续集
--半夜也不知道在写点儿什么
_________________
【4月15日  阴
  今天,我终于又一次看到了玛尔塔。但是,却是以监管者和求生者的身份呢,一组对立的身份。可是她好像认出我来了,但这件事她果然还是不知道的好。我记得科鲁林好像信息并不发达吧…
                                    裘克】

裘克合上了笔记本,这应该是他来到后,唯一在坚持的习惯。他盯着厚厚的一本日记晃了神,‘为什么明明那么想见她,最后却又那样对待她呢……’他想了想,不久便晃了晃脑袋,自嘲似的勾了勾嘴角,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毕竟我是监管者嘛…”这是他关灯之前的的最后一句话。

玛尔塔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类似于病房的房间里。军人的素质让她立马坐了起来并警惕的打量起四周,但是肩膀上的疼痛使她皱了皱眉头。就在她准备低头检查自己的伤势时,一个掺杂着些许惊慌的女声从门口响起“别动绷带,我知道你是军人,但也别乱来!”玛尔塔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刚刚在庄园里有过几面之缘的医生手端一个放满医疗用品的托盘,有些慌乱的向自己这边走来。

“请问您是哪位?”玛尔塔看着年轻医生的脸问着“啊,我叫艾米丽,在这有一段时间了”艾米丽一边把托盘放在床头柜上,一边回答着玛尔塔的问题。“虽然我不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下次可别再看着那帮恶魔的脸发呆而差点要了自己的小命了啊,这可不是游戏。”艾米丽挥着手里的绷带,一副长辈教育后辈的模样。“哦,知道了。”玛尔塔应了她一声后就什么也没问,只是默默的看着艾米丽娴熟的给自己换绷带。

那天,玛尔塔知道了很多关于这个庄园和监管者的事情。那都是艾米丽在给她做检查时说的。然而,玛尔塔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个带着诡异笑面的小丑,他的每一个动作和微表情都是和裘克那么的相似。她想了很久,然后从不多的行李中摸出了一个因为过多使用而泛黄的笔记本并翻到了一张空白页,就着煤油灯的微微火光拿笔写下
【4月15号 阴天
今天是我来到这个恐怖地方的第一天,也是正式成为求生者的第一天。
第一局的监管者是一个带着不自然笑面的小丑,和裘克很像,我觉得他们两个就是一个人……不对,他不可能是裘克,裘克不会做这些让人恐惧的事的,他的目的,只是单纯的想欢笑大众罢了,不会的,不会的……
                                 玛尔塔】

之后,两个人都揣着心事在进行着这场死亡游戏。裘克刻意的避开了所有有玛尔塔参加的局,而玛尔塔在每次击中其他监管者时都想开口询问那个再没见过的小丑,但一想起来艾米丽的那句话,就会咬唇快速离开那个地方。

----------------------

【5月22号  晴
听老杰克他们说新来的这个求生者很强,枪法很准,我猜他们说的一定就是玛尔塔了吧,毕竟她当年可是队里的狙击课第一名。
这一个月过来,我还算见过她几面,都和其他的求生者在聊天,嘛,她应该很开心吧,毕竟终于有除了我之外的人愿意和她亲近一点了………谁知道呢…
                                裘克】
裘克不由得想起这段时间来他所见的玛尔塔--和园丁小姐一起修剪花园里玫瑰花的玛尔塔,和盲女小姐一起在广场上散步的玛尔塔,和佣兵先生一起切磋武艺的玛尔塔…… “哈,”他胡乱的抓了抓自己的红色头发“忘了我吧…玛尔塔…”幽幽的火光衬得裘克脸上有些发亮。

玛尔塔这一个月来很开心,她交到了许多生死之交的朋友,那是之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但是她还是感觉心里空荡荡的,那个不曾再见到过的小丑一直使她无法释怀。‘如果真的是裘克,那他为什么要躲着我…是不想见我吗……’夜里,玛尔塔呆呆地坐在床沿上,看着一张有些发黄的合影--一个空军和一个小丑。“裘克,你后来到底怎么样了呢…”在蜡烛燃尽之前的最后几秒,玛尔塔喃喃道。

----------------------------------

又是新的一天,坐在等待席上的玛尔塔擦试着手中的信号枪暗了暗眸子,仿佛下定决心般的咬了咬牙。
开局后,玛尔塔没有向往常一样去找密码机,而是奔跑在废弃的军工厂,焦急的寻找着这一局的监管者。终于在仓库中看到了一个瘦高的的影子。
“砰!”玛尔塔又一次准确的击中了监管者“杰克先生请您等一下”玛尔塔看着渐渐晃过神来的监管者开口道“我想问一下关于那个小丑的事。”
杰克看着眼前女士的脸沉默了一会儿,说到“那您想问什么呢,这位大胆的女士,但是隐私的事我可不方便透露”“他的名字,您清楚吗?”玛尔塔有些紧张的上前一步
“他的名字?”杰克稍稍诧异了一下“我想想啊”他用没有爪钩的手敲了敲下巴,不久缓缓的开口道“好像……是叫裘克吧……”

相遇。再相遇。

--大型ooc现场
--幼儿园小班文笔
--人称乱七八糟
--脑洞穷尽的咸鱼少女
--我真的不是黑……
--希望受得了……
--cp裘空,洁癖者绕开……

-----------------------------------------_

裘克是一名小丑,一名哭泣小丑。他一般在马戏团表演时出场不会超过两分钟,从来没有人会记住他,也从来没有一片掌声是为他响起,哪怕他一直报以最大的热情去表演。

玛尔塔是一名空军,一名因为队友小动作而被迫放弃飞天梦想的信号兵。她永远无法融入队友们的生活,一直一个人怀揣着可笑的军友情节,然后被永远的忽视。

这样两个孤单的人,很容易成为朋友。

那是一次马戏团的巡演,裘克所属的马戏团在玛尔塔所属的部队里进行汇演。当裘克又一次揣着早已被泼过无数凉水的热情站在舞台上开场谢幕时,果不其然的看到了舞台下面观众脸上的不耐烦和窃窃私语的情态。他强撑着哭泣小丑面具下的微笑,准备转身离去。却又忽然的听见在一片嘈杂声中的几声孤零零的掌声。

在他没于幕布的最后一秒,看到了那个一个人坐在最后的女孩儿。

一场表演,玛尔塔基本没有看进去,她一直记得开场的哭泣小丑。在一片私语中,两个人是那么的相似。‘或许可以去认识一下’她想。于是她站起了身,在前方的欢呼声中,悄悄的溜去了后台。

她看到了摘下面具的面露些许激动的他。

“你好,我叫玛尔塔。”她伸出了手“你的表演很棒。”裘克有些呆滞,第一次受人赞扬的他有些不知所措,直到玛尔塔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他才意识到对方有些尴尬的手。“谢谢,谢谢!我叫裘克”他有些慌乱的回握住了前方少女的手。

她笑了笑,他记住了她。

孤单人们总会存在一些奇妙的心灵感应。孤单的哭泣小丑和孤独的信号兵成为了好朋友。

玛尔塔平时没什么工作,毕竟没有人愿意和她搭班。于是,她陪着裘克在小城里到处的巡演,在他表演结束后,给予他唯一的,发自内心的掌声。

“你为什么还要坚持作哭泣小丑?”那天表演结束后,玛尔塔问着正在脱面具的裘克。她感受到眼前的人顿了一顿,随即恢复正常。“我还是想带给观众欢笑…”裘克的声音很小,但玛尔塔还是听见了。她看着眼前人琢磨不透的表情,没有说话。在最后两人分开的时候,她摸了摸裘克火红的头发“那你继续努力,一定会成为微笑小丑的。到时候我一定好好的给你庆祝。”

月光洒在玛尔塔微笑的脸上,使她看不清裘克的表情,只听到了一声有力的肯定的回答。

第二天,裘克在老地方等待着玛尔塔,但一无所获。他有些着急,不经意的瞥见远处的人群。他走了过去,拨开了人群,凭借着高挑的身形,看到了墙上的通令。

玛尔塔被队友陷害了。那晚回去后,她没有看到以往的点点灯火和空无一人的路,而是看到了一帮帮举着煤油火灯的的同事们。“怎么了?”她小心的发问。“你还问怎么了?!”长官愤怒的将一张白纸摔在她的脚下。她捡了起来,借着月光看了起来。那是一张任务的通知书,下达时间在昨天下午,内容是今天要进行一场地面指导。“这……”玛尔塔有些慌张“这我不知道啊!”她攥紧了手中的任务书,十分的慌张。“不知道?”长官不屑的哼了一声“艾瑟琳娜!”“是,长官。”玛尔塔的室友站了出来“昨天下午任务书到达的时候,玛尔塔不在。我就先替她保管了一下。她晚上回来的时候,我特意告诉她了。但她就看了一眼,没搭理我。”“什么!你哪有告诉我!”玛尔塔大喊着。她清晰的记得昨天她还特意的去问过艾瑟琳娜自己有没有任务,可是对方只是狠狠地嘲笑了她一番,还说什么像她这样还想要做任务,简直天方夜谭。“长官,”艾瑟琳娜有些委屈的看着长官“她诬陷我。”

一瞬间,谩骂声此起彼伏,纷纷指向本无罪的玛尔塔。她沉默了。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在为自己说什么,而这只会使谩骂声更大罢了。

“将玛尔塔押送到科鲁林去,并永远不许回到这里!”长官大声的命令竟引起一片欢呼。玛尔塔在临走前,看到了艾瑟琳娜脸上嘲讽似的笑。

裘克知道,科鲁林是一个很偏远的地方,那里只有一个飞机的中转站。他暗了暗眸子,转身离开了通告栏。没人知道他要去哪里,去干什么。没人知道。

一个月后,一起恐怖的案子炸开了人们的生活。一个哭泣小丑当着所有观众的面,活活剖开了微笑小丑的脸皮。在激烈的尖叫声中,他大声喊着“欢乐致死吧!!这才是激烈恐怖的狂欢!!”

然后,他消失了。具有些人说,他被一个面缠蹦带的男人带走了,消失在夜幕里。

玛尔塔自从到达科鲁林后就开始了日复一日的工作。她还是想飞向天空,还是想开上自己的飞机,还是想再看看裘克的脸,看一看他的表演。但是她没有机会了,她想。

而拯救她的是一封泛黄的信,上面写了一个奖金丰厚的游戏并附上了地址。她没有犹豫,当即离开了部队,带上自己的信号弹离开了这个荒芜的科鲁林。因为纸上的字迹,让她感觉很熟悉。

“呼……呼……呼呼……”玛尔塔快跑着,强烈的心跳暗示着她监管者就在附近。她咬了咬牙,在死胡同的墙边猛地转过身,精准的将自己的信号枪对准了监管者的头。

但是下一秒,枪掉在了地上。

玛尔塔伸出颤颤巍巍的手,想摘下眼前小丑的面具“裘……克?”她不确定的问着前面的人。却被他手中的火箭筒打翻到地上“不要企图摘掉我们的面具”他高举着火箭筒“还有……”火箭筒划破空气落在玛尔塔的肩上,疼痛使她猛地抽气,而下一下却直接将她拍晕过去。恍惚间,玛尔塔听到他说“我不认识什么裘克……”

小丑看着晕在地上的女孩,面具下的眼眸中划过了丝许复杂。不久后,他轻抱起女孩,向早已打开的地窖走去。

“玛尔塔……”他将女孩放入地窖,轻摸她的脸“好好睡吧……”

起身。转身。离开。

谁知道我上课在干什么(=_=)

又是帕佩的女儿,洛泽小姐姐,行走表情库……

(❁´◡`❁)*✲゚*